朱家人社区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扫描二维码登录本站

查看: 138|回复: 2

古沛曲房的兴与衰...

[复制链接]

8

主题

12

帖子

80

积分

注册会员

Rank: 2

积分
80
发表于 2017-7-15 15:11:11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本帖最后由 QXBWE 于 2017-7-15 15:12 编辑

兴衰古曲房


在今山东省微山县常口二级坝的北面,曾经有一个繁华的古村落叫曲房【古属沛县】。相传这是一个堪比城镇的大村落。据相关史料记载,曲房朱氏有缸茬楼七十二座,外庄园星布于沛之水东湖西。人口达到几万不说,光街道就有七十二条,水井七十二眼。整个村子以酿造为主,夹杂其它的手工业,在明朝初年曾经胜极一时。现在虽然只剩下白花花的明水一片,但它在十里八乡的朱姓人的眼里,依然神圣无比,因为那里曾经是这一方朱姓人家老祖宗的长眠之地,也是朱姓人家永远的福地。关于她的兴衰,还有着一段鲜为人知的故事呢!
听老一辈的人说,曲房的朱家迁自沛县的朱楼,原是邾国逃难的一支皇族。国灭之后,去掉了耷耳,才成了现在的朱姓。
原来,东周春秋时代,大国诸侯争霸,相互吞并。邾国被楚所灭。邾氏族人忍受失国失邑之痛,去“邑”从“朱”。多数离开自己的疆土,迁到他乡。其中一支,徙至沛国。这支族人,历经秦汉跨越隋唐宋。形成庞大的沛国朱氏大家族。其中一支,先祖来兴公元末明初 定居于沛城东北三十里朱楼,由于朱楼在大湖的西岸地势比较低洼,常常遭受水患,才合族迁到大湖的东岸,一片地势较高且平整的地方——昭阳湖与漕水(湖东大运河)夹岸之曲房。之后形成了沛曲房朱氏。这一块地方说也奇怪,无论大湖里的水是多是少,从来都没有淹过,听邻居一位老奶奶曾这样念叨:红袖子、绿袖子,单留河东一溜子。怕就是念叨这村庄的神奇吧!
一、曲房的兴起
话说朱姓一家在曲房定居下以后,倒也安稳。东边是沃野千里,无论是谷子还是水稻,旱涝保收,特别是靠近曲房的那一片几十亩的水田更是生机盎然,绿油油的稻田与垂柳交相掩映,衬着朵朵野花,真是难得的一景。西边那是一片大湖,湖中鱼虾如云,闲暇之余,捞鱼摸虾,那餐桌上也就多了几分生气。朱姓的老族长对这种生活并不满足——可不是嘛,这样下去,至多是一个小康,再会过一点也不过是一个土财主而已。难登什么大雅之堂。要真正的光耀门楣、撑起门面,就要有功名,就要出人才。为此,他专门集了一笔钱到首都——也就是当时的上京,找钦天监的人看风水,当时找的是张天师,把前后话一说,银子奉上,张天师当时就说,这块地方没有什么可看,旱涝保收、人才两旺,堪称风水宝地,没有什么可看。这位老族长道出隐衷——怎奈后辈能有出息?张天师捋了捋胡须,笑着说道,你把祖坟安在村子的西北角即可,所谓“头枕南山,脚登北海”是也,以后贵不可言!老族长再往下问,何时安林?何时下葬?张天师道:六月初六,至于时辰,到时自有天示,一定记住:安葬之时,请在坟前安一面鼓,会有一条金色的鲤鱼来打鼓,鼓声一响,就是安葬的最佳时辰!老族长还想再问,张天师闭目摇头说,天机不可泄露,以后你自会明白!
按照张天师的安排,选好林地之后,六月初六一大早,早早的就抬好棺木在坟前等待。从天刚拢明,一直到日上三竿,从日上三竿一直到太阳正午,从太阳正午一直到日已微偏,哪里有什么鲤鱼,那白花花的云彩照得人浑身是汗,有的人就沉不住气:莫不是张天师唬人?这响晴的天儿怎么能有鲤鱼来打鼓呢?要说是下雨的天,鲤鱼飞起来还有可能,可这天,可是万里无云呢?正疑惑间,就见从西南方向飞来一只麻郦咕,叼着一条小黪鲦,逶迤飞来,走到上空,嘴一张,小麻郦咕正落在鼓的边上,“梆”的一声,听到这一声,所有的人都惊得张大了眼睛,那小鸟丢下鱼之后,振翅向西北飞去。这一声,好像是给了所有人的命令一般,莫不是这就是那“鲤鱼”?怎么那么的巧?这莫不是上天的警示?还想有真的鲤鱼,可能吗?于是就急急忙忙的安葬。正忙着呢,就见一只老鹰叼着一条斤半的鲤鱼从东北方向昂扬飞来,来到鼓的上空,轻轻将鱼丢下,那鱼正达在鼓的当心,打完,鲤鱼在地上嘣嘣乱跳。这个时候,大家才傻了眼,原来是缺少了耐性,没有等到真正的吉时!这个时候,大家才后悔不迭。
可这也让整个的曲房慢慢的兴盛起来,由于大运河从西边的湖里经过,南到夏镇四十里的水路,北到南洋一百里的水路,来来往往的船只便要在这歇歇脚、吃点东西、填补点给养。来往的船只一多,那各行各业也就兴盛起来了。卖水的、卖饭的、卖菜的、卖鱼的,不一而足。据有年纪的人回忆,曲房最兴盛的就是这酿造业,尤其是造酒,当年那烟囱高耸入云,不可胜数。南到苏州,北到沧州,就没有不知道这朱家所酿造的酒的。方圆几百里都到这里来买酒。光装酒曲的仓库就达到了几百间。于是这个村子也就被叫成了曲房。
俗话说,家有万贯,不如日进分文。以造酒的产业为主,在此基础上又发展了食品业和捕捞业以及其它的诸如餐饮类的服务业,所以一直到现在为止,蒸馒头和捕鱼依然是这一方朱姓人家的拿手好戏。在上个世纪的八十年代似乎还可以找到一点繁华的影子,当时,在二级坝上,那一排排的烧水炉子,正冒着黑烟,那开了的黑铁壶吱吱喷着热气。那饭店里热气袅袅,路边的小摊贩鳞次栉比……具体兴旺到什么程度,我们一直很难揣度也没有具体的记载,只知道在曲房村的东边修起高高的寨墙,可这也挡不住来自东边山里山贼的侵扰,而这也是朱家乃至整个曲房最大的头疼,而这一头疼也为以后的曲房的衰落埋下了伏笔,当然,这都是后话。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8

主题

12

帖子

80

积分

注册会员

Rank: 2

积分
80
 楼主| 发表于 2017-7-15 15:11:51 | 显示全部楼层
二、曲房的衰落
大运河源远流长,曲房村也就在山贼的侵扰下依旧那样繁荣着、繁衍着。免除东山山贼的侵扰一直是曲房朱家的一个梦,而这梦实现的同时也就拉开了曲房衰落的序幕。
明朝中叶,由于大运河时常的堵塞,明王朝决定整顿山东段运河,而主持着一重大工程的便是当时的工部尚书朱衡。而修建的着一段长达一百四十里的运河就是赫赫有名的漕运新渠。朱衡本是浙江人,可与沛县朱家为同宗,来到沛县的第一件事就是先拜了家庙,然后召集各路河工商讨运河改道大计。曲房的老族长当然在此列,当讨论到常口段的时候。老族长就提出能不能让大运河新走曲房的东边,在村子东边开挖大运河,一下子算是给村子多了一道屏障,来来往往、日夜川流不息的大运河正好能挡住东边山贼的侵扰。朱衡那是满口答应,挡住了山贼这不也是给老百姓做了一件好事么?运河不从湖中走,也正好减少了旱涝对行船的影响,这可是一举两得的好事,何乐而不为呢?
说干就干,勘察完毕,各路河工就热火朝天地干起来了,可是说也奇怪,挖好了北边,挖好了南边,就是常口与曲房的连接处,十几天都不见进展,清早挖开的河沟,到了晚上,那沟就自动的自己填平了,晚上再挖好,第二天一早又恢复了原状。一问有经验的老河工,才知道这是碰上了砂礓王了,大砂礓生小砂礓,小砂礓抱成团又成了大砂礓,而且这东西就是不能见水,越见水越长得快。以前碰到砂礓地都要绕着走,看来这工程不改道是不行了。前后都已完工,工期又这样的紧。把生性刚直的朱衡气得暴跳如雷——想尽一切办法、不惜一切代价!又迁延了半个月,一天,来了一位仙风道骨的老人,来到工地,单刀直入地就问:施主,你是要人还是要官?这句话问得朱衡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他想,为了国家,丢官能算什么?就说:要人!老道微微一笑说,要人——想除砂礓王,除非用豆秸火来烧,可惜可惜!说完,扬长而去。于是,朱衡就命人运来豆秸,烧了起来,一直烧了三天三夜。三天后,果然没有了砂礓,再往下挖,就看见了无数的一尺来长的红花长虫团团抱在一起,朱衡命令,往外起,一抬筐,一抬筐,一直抬了十几抬筐。再往下挖,就变得特别容易,当天就挖出了足有几十米宽。可是到第二天一看,满河筒子都是黑血。到现在,人们才理解,他们挖断的一条即将成型的真龙的脖子。砂礓王就是为了保护龙脖子二来,那些小龙也是为了保护着龙的脖子!而龙头就在曲房村的下面。也就是说,整个的曲房村一直在一条龙的头上!据说,朱家应该在曲房村出一位帝王。(朱元璋的父亲曾从曲房牵到欢城西,邹楼东南的小朱宅子,后来几经元朝统治者的破坏,朱元璋依然成为一代帝王,这都是后话)而那十几抬筐的小蛇,都应该是曲房朱家的功名。有多少?老一辈的人说那是一斗二升小米的功名!能有多少的小米,就应该有多少的功名。到现在人们才理解老道的话。而做了这件事的朱衡,也在漕运新渠修通不久被罢了官。(当然,后来又得到朝廷的重用,成为一代名臣,也已经是十几年后的事了)
漕运新渠开通,曲房的命运也走向了衰亡。一直不得不面对的问题是整个曲房在不断的往下沉陷,先是最西北角的朱家老林,据有年纪的老人讲,在起林的当天夜里,那水就涨了一米多高,最后越往西北越发现陪葬品的繁多、棺材的用料讲究。可惜,水太大,也太快,来不及全部起出,就都全部沉在了水中,只把较近的自己的爷爷***了猛子捞出来另葬而已。随着曲房的不断下沉,朱姓人家也不得不星散于欢城各地。曲房的衰败也就再所难免了。
到上世纪的八十年代,还只剩下几十米的一个圆圆的庄台,上面只剩一户人家,我上去看了看,草屋泥墙,几棵古柳,歪歪扭扭,已经不成了样子。到了上世纪的九十年代,那里也成了一片汪洋。
虽然,曲房村已经不在,但他作为我们一房朱姓人家的梦里老家,依然在我们的心中散发光芒,那兴衰的故事也久久令人难忘!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13

主题

51

帖子

300

积分

中级会员

Rank: 3Rank: 3

积分
300
发表于 2017-8-19 17:53:13 来自手机微社区发帖 | 显示全部楼层
QXBWE 发表于 2017-7-15 15:11
二、曲房的衰落
大运河源远流长,曲房村也就在山贼的侵扰下依旧那样繁荣着、繁衍着。免除东山山贼的侵扰一 ...

宗亲那里能查到祖上一个名朱锦绣,迁居湖北省,黄梅县,新城乡的祖人吗?朱锦绣生子朱荣,朱枢二位祖人。朱荣生子朱法英,朱法明,朱法朝三位祖人,据说还有位名朱朝英祖人共四位。若有宗亲能查到,盼望能告之,电话:15925519879  感谢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Copyright © 2006-2016 ZHUJIAREN.COM. 朱氏宗亲网. All rights reserved.

Powered by Discuz! X3.2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