朱家人网站 门户 朱氏历史 查看内容

明朝灭亡三百多年,武冈岷王的子孙后代,如今竟然在此处悄悄繁衍 ... ...

2018-1-3 19:34| 发布者: admin| 查看: 17835| 评论: 3

摘要: 一个偶然的机会,在微信上看到一个名叫宝庆驴友的文章《千年武冈住着一支大明皇裔》。从而得知湖南长沙龙田镇万全村浅子桥为武冈岷王府后裔聚集最多的地方。他在文中介绍了岷王后裔基本去向的情况。正巧我在整理关于 ...


一个偶然的机会,在微信上看到一个名叫宝庆驴友的文章《千年武冈住着一支大明皇裔》。从而得知湖南长沙龙田镇万全村浅子桥为武冈岷王府后裔聚集最多的地方。他在文中介绍了岷王后裔基本去向的情况。正巧我在整理关于武冈岷王府的文章,得知这个信息,真是意外的惊喜。




前日,专程来到到万全村,直奔这里的朱氏族人新修的岷藩谱。


浅子桥位于龙田镇万全村,表面上看起来跟其他庄村没有什么两样,但不同的是除了一户外姓人家,几乎所有农家堂屋的家先正中间,都清晰的写着:沛国朱氏始祖勒(chi)封岷庄王考讳楩公妣/袁夫人曁一脉姻亲。一位在村口卫生室闲聊的大妈领我来到她家。她从后堂翻出一只精致的朱柒箱子,这就是我要找的岷藩谱了。



封建时代称属国属地或分封的土地为藩。武冈州志载:武冈岷王朱楩自公元1424年迁居武冈至1643年最后一代岷王朱企锋,历时221年,传十四世。小心翼翼打开谱箱,就像打开一段潮起潮落的时光隧洞,隧洞的那头隐隐传来珉王府里烧杀打斗的刀光剑影。


明末起义军诛戮明皇室成员,一个最大的特点是坚决、彻底。张献忠攻占常德,“荣王宗室殆尽”。攻克重庆,蜀王朱常浩及其家人“尽杀之”。蜀王朱至澎“合宗被害”……史家总结道:“凡王府宗支,不分顺逆,不分军民,是朱姓者,尽皆诛杀。”

图为浅子桥村口


浅子桥为万全村的中心位置,这里一块田边还保存着一座小石拱桥。此桥与其他地方的石拱桥不同,可见部分长不过5尺,宽约4尺,桥洞顶部离地不过1尺,桥底也不见了河流沟渠的痕迹,想必年代久远,基础下沉所致。



上图中红圈位置为浅子桥,本地小地名也因此桥而起。此桥之路在未修公路之前为村中要道。


浅子桥四周有众多山岭环绕,多岩洞,其中金华山下的金华洞尤为曲折修长,听说附近的村民说,此洞有多处隐蔽出口,与附近几座山洞相连,抗战时期曾用作战备防空洞使用,解放后曾有人在此开设武馆,名金华武馆。如下图。



此洞具有较高开发经济价值。然因此洞存在权属问题,2008年,万全村党支部书记为争取权属得罪隔壁村黑社会分子,被无辜砍杀致死。可见此洞很可能早470多年前,就被岷王后裔发现,并劈为藏身之处。



在靠近金华山下的万全岩岩洞门口不远的马路上有一座石桥,名战备桥。此桥与万全岩,金华山是有很多历史故事的。但与岷王后裔有无联系,无从考证。


清朝统治者在遭受“反清复明”浪潮冲击之后,长期严查追捕朱氏后裔。居住在武冈岷王府、郡王府的后裔大多隐姓埋名散居山野、免遭查抄。朱氏先谱尽焚,无留一字。


直至清同治四年(公元1866年),十六世孙访楠始主修一谱,清光绪二十二年,十五世裔孙州痒主修二谱,民国二十二年,十八世裔孙太学主修三谱。


然而十年浩劫中,推翻封建,消灭宗派,撕毁家龛之风劲吹,武冈岷藩族谱焚毁殆尽,连民国年间,朱氏族人容佳、容德、喜祥率众修建的朱氏宗祠也难免其害(现已改建为武冈十中)。帝室之族几成无本之木,岷王之后亦为无源之水?


所幸风暴过后恢复家龛时、浅子桥房由瑛家破碎的神龛里、还残存有前谱纸片,经细心拼粘凑合、仿效临摹,虽有小部分遗漏和差错,总算基本找到了本房根脉所在。


2002年,岷藩王府北16里的浅子桥朱氏族人,二十世孙贲权等人组成了四修族谱委员会,展开了紧锣密鼓的修谱工程。历时五月编撰成功,皆大欢喜。


看到摆在面前的七本岷藩谱,迫不及待一页页翻阅起来。因时间有限,不及细看,只好将主要内容拍下,回家备查。



岷王朱楩来武冈时,他还带来了太祖朱元璋御赐的二十字辈:“徽音膺彦誉,定干企禋雍,崇理原谘访,宽镕喜贲从。”现在这二十代已用,新修谱又增加了二十代:“身修宏治本,泽远尚儒宗,继绪钦临保,明伦笃友恭。”目前在世的岷藩宗人多为“宽、镕、喜、贲、从、身、修”七代。


明末袁有志起义,杀了第十六代珉王朱企锋,究竟有没有屠杀过岷藩宗室,岷藩谱中没有详细记载,但据武冈通邓显鹤《宝庆府志》卷四《大政纪四》记载的许国焕所作《叙哀诗》,是个很有力的明证。


        豺虎荡中原,窥伺煽奸隶。斩木山城东,揭竿立盟誓。


        瞋目问王孙,郡将仓皇避。竟入屠宫阙,诸王拱手殪。


        诛索无少长,格杀及狗彘。龙种顷刻尽,耆旧哭高帝。


岷谱记载:干厪(jǐn)公见好友企钊,被贼袁有志执,要求一同赴死;企奥子禋菌年十四,骂贼死难;企羡妻肖氏、企鏻妻陈氏被贼执,不愿受辱,自杀死难。可见凡是被抓的的岷藩宗人几乎不可能虎口逃生。


族谱又载:除南安王、南丰王、建德王三王府后人在清代以后继续繁衍,其他各郡王府在武冈均无后人繁衍。


南丰王到“镕”字辈便止。


南安王朱彦泥,生三子十七孙玄孙九十。至今唯企钟、企奥、企任、企铨、企鐏、企鐱、企铁、企钰有后人繁衍。目前共计后人1500余人,主要分布在武冈龙田乡万全村浅子桥;荆竹镇回马村青山渡;龙溪乡梅塘、寇家湾;邓元太镇木瓜村腊山、黄茅村柳山里;洞口县毓兰镇湃泥溪小汤、山门镇岩塘村、石柱乡八寨村等地。


建德王府“企“辈有13人。唯企鑏、企销、企皆有后人繁衍,后人共计100余人。主要住在武冈龙溪镇王氏桥。


从乾隆二十一年(1756)至三十四年(1769),于“湖广填四川”人口大迁移浪潮中,南安府的惠仁、贵生、凤生、仲生、理坤、原钜、理瑝、谘淮、访杨、访桃、谘汰、原锈、原点、原钠、原锡、雍贺、访义、崇杰、崇煌、访枌、访今、访樱等迁居四川德阳、嘉定府等地。


至此,对于武冈岷藩一族后裔的去向基本就清楚了。


今日又看到武冈人网微信推出一篇文章《武冈历史上十大奇怪之谜》第七谜:朱王“黄金头”究竟在哪里?以前对此也曾怀疑。现在看了武冈州志和岷藩谱,就不再相信那个金脑壳的传说了。


为什么呢?


一则当时袁有志万人攻城成功后,放火烧毁了王宫和郡王府,后又遭知州谭文佑血腥镇压、并与之展开激战对垒不敌告退。不久再次聚集数万起义军围困州城。那么朱企锋死后正是春寒料峭,硝烟不断,城墙内外狼藉不堪,怎么可能搞那么大的排场出城安葬?再者一时到哪里去打造金脑壳?打造金脑壳也不是一两天的事吧?那时极有可能是州府派人将若干王府被杀死人等草草掩埋,战火平息后再行葬礼。


二则族谱载:朱企锋葬城北松木岭乾山巽(xun)向。并无他坟或衣冠冢。


故对于此谜,只能解释为民间传说而已。



岷藩后裔在岷王府历尽惨绝人寰劫难之后,仅剩三郡王子孙隐居于浅子桥,繁衍生息。他们也经历了长时间的精神压抑和肉体煎熬,他们入乡随俗,逐渐融入普通百姓的生活。对他们而言,不再以先祖的荣光而炫耀,而是将先祖创建伟业的事迹、作为一种激励后人奋发图强的动力源泉。故近代著名革命教育家朱剑凡、现代物理化学家,中国科学院院士朱清时、原中央政治局委员、常委,国务院总理朱镕基等时代风云人物、相继成为岷藩后裔们的骄傲和自豪。


前总理朱镕基的堂兄朱天池,曾对棠坡朱氏的历史作了梳理,从他整理的资料来看,棠坡朱氏是明太祖朱元璋的直系后裔,属于朱元璋第十八子岷庄王这一支,朱镕基应该算是岷藩十七世孙。


图中红圈位置注明:前总理朱镕基为岷藩后裔


(本文由朱氏宗亲网转载自“新武冈”公众号,作者:水云生)

4

鲜花
4

握手

雷人

路过

鸡蛋

刚表态过的朋友 (8 人)

发表评论

最新评论

引用 朱昌义 2020-10-22 03:37
我是朱元璋第二十一世孙,今居山东省嘉祥县,燕王一支
引用 朱思梦 2019-1-23 20:54
我祖上说我们是朱元璋后代,从武当迁移武汉。然后到信奉白莲教被朱明芳爹爹逃出来了。在汉川分支了几代人,仙桃也有我们的同支!我们派谱有开,德,定,国少,宏,生,学,就这些了!
引用 朱卫明 2018-4-5 09:29
千秋万世

查看全部评论(3)

文热点